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陰陽界之仇仙 愛下-第二百二十四章仇仙看書

陰陽界之仇仙
小說推薦陰陽界之仇仙阴阳界之仇仙
大长老合上了古籍,他抬起头,眼神犀利的看着黑袍弟子柳明照,这话语虽然是在问柳明照,但是语气却是很严肃,甚至是带着教训的意思,完全没有让柳明照回答的意思。
“为什么?”
黑袍弟子柳明照以前是真的没想过,现在被大长老问起来,他也反应过来,但是他怎么会知道原因呢,就只能问大长老。
“这祭坛是源自古籍中记载,这祭坛建成之后,一共可以运用九次,祭坛的前一任主人用掉了五次,这五次就让她一身修为高绝,更是屠杀献祭了大半的当时的萨满教高层,所以到你这里就只能用四次,我为了让你最好的利用祭坛,已经是在地牢之中挑选了修为最高的三十二人,但是没想到,这效果还是不如她的五次。”
大长老手拿着古籍,看着眼前的祭坛,开口给黑袍弟子柳明照解释道,说话的时候,每次想到那个女人,他就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栗,可见那种恐怖让他终身难忘,
“为什么?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?她成为绝世高手,为什么我就是刚刚突破第六重灵蛇御龙篇?”
黑袍弟子柳明照更是不解了,更多的是不甘和不服气,凭什么啊,都是萨满弟子,就算是她多一次,也不能差距这么大啊,他现在也就是个长老级的高手,可是大长老说的那个女人,这祭坛的前一任主人,那可是能屠杀萨满教大半高层的绝世高手啊,这两人之间的差距也是太大了啊。
新爸爸怎么看都太凶了
“她献祭的是六位长老级高手,一位重伤的萨满圣女,和一些精英萨满教内门弟子,自然这效果就比你这好得多,现在这祭坛已经不能用了,你早点回去巩固一下修为,准备赌斗的事吧。”
仙壺農 狂奔的海馬
大长老看着眼前已经有点残破的祭坛,这祭坛石阶之间的缝隙已经不小了,都快有一指宽了,而且这祭坛给人的感觉也是眼看着要不行了,感觉随时都要倒塌似的。
大长老已经给他解释的够多了,大长老也是有点不耐烦了,但是还要用柳明照,所以大长老直接说,让他赶紧去巩固修为,摆明了就是烦了,打算赶人,直接眼不见心不烦。
“是,大长老。”
黑袍弟子柳明照经过大长老的这一顿敲打,也从刚刚得到力量,忘了自己身份,甚至是忘了自己姓什么的感觉中清醒过来,他现在也反应过来,他还在萨满教呢,对面的大长老远不是他能对付的,自然这姿态也放低了,回到了以前的状态。
“嗯,早点休息吧,毕竟还有一场恶战,休息完就去宝库中挑选要用的东西,有能用的就直接跟看管人员说就行,我都交代过了,除了四层的,你都可以取用。”
大长老看到黑袍弟子柳明照恢复了谦卑的状态,态度也好了不少,还嘱咐他记得去宝库挑选用的东西。
“是,大长老,弟子告退。”
黑袍弟子柳明照对着大长老深深的行了一礼,这也是道歉服软的意思,毕竟他刚才可是猖狂的很,这不是把大长老得罪了,弄得大长老不高兴了,这就算赔不是了。
“去吧。”
大长老点点头,示意他可以下去了。
黑袍弟子柳明照后退一步,又是深深的行了一礼,这才转身出了山洞,回到自己的屋里巩固修为去了。
“把这里清理一下,重新封死洞口。”
大长老看着黑袍弟子柳明照出了山洞,转头对着边上侍立的萨满弟子说道,让他们直接把洞口给封死,这是不打算再打开山洞了。
“是,大长老。”
边上侍立的萨满教弟子,听到大长老的吩咐,连忙躬身应道,转头就开始安排其他弟子清理山洞,准备彻底封死这山洞的洞口。
萨满教大长老看到这些弟子已经动起来,各忙各的,他也不打算在这里停留了,转身出了山洞口。
刚出山洞口,正好看到一轮残月挂在天际,而东边也有点微微的泛白,正是一天交替之时,金乌未升,卯兔将去。
“看来这祭坛以后真的不能用了,这比魂珠的副作用还大,竟然能如此的影响一个人的心境。”
大长老刚出洞口,看着天上的残月,不由得小声的嘀咕道,他刚才竟然在柳明照的眼底,看到了凶狠的杀意,刚才他拒绝黑袍弟子柳明照继续献祭的时候,他看到了在这柳明照的眼底有杀意涌动,他竟然想要动手杀了他,可见这祭坛竟然对人的心境影响是多大。
长白山萨满总坛这边事情告一段落,剩下的就是等着赌斗的时候。
而这早上的时候,岳家营地却是各有各的事,都在忙碌着。
岳家营地,我姥爷昨天跟魏管家已经商量好了,今天就去找那个在集市里的强子,魏管家带着几个采购的岳家家丁,就让这强子负责一部分肉食的采购,并且还不是以岳家的名义,就是以吴家的名义,就说这边的吴老爷家,要采购过年的肉食,就全权的交给强子负责。
今天一大早上,我姥爷就带着魏管家和四个岳家家丁,去集市上找强子去了。
而吕家家主这早上用过早饭,也来到了我爷爷的大帐,找到我爷爷和许大供奉,三人要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应对萨满教,毕竟都已经有消息传过来了,晚上萨满教这个高手,是个速成的高手啊,那么这代表着晚上这是要生死相搏啊。
啥叫生死相搏?那就是对方抱着必死的决心,就是要跟吕家家主拼命地,这不好好的应对,吕家家主就有性命之危啊。
岳家营地,中心处,我爷爷的大帐之内,三人坐在桌子前喝着茶,这三个老头一早吃完饭就凑到一块了,桌子上摆着一件闪着金属流光的衣物,这件衣服看着款式,像是古时的“亵衣、亵裤”。
“吕兄,我想了一晚,还是觉得你应该穿上,毕竟安全最重要啊。”
爷爷看着有点面红耳赤的吕家家主,尽量调整自己的语气,让语气显得诚恳,不要让吕家家主误会了,毕竟这桌子上的衣物是典型的女子款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