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白山黑水之天狼傳奇 txt-第九章 大刀向鬼子頭上砍去看書

白山黑水之天狼傳奇
小說推薦白山黑水之天狼傳奇白山黑水之天狼传奇
说起老鼋,不得不说韩冰人品爆棚,被水流带到这个浅滩平台之后,刚刚查明周边状况,正想着四下查探一下,看看有没有可以引火之物。向平台深处走出没几步,就听后边水里翻涌,回头一看,只见水里伸出来一个发光体,那发光体正晃晃悠悠想着岸边方向冲过来。
借着微光,能看出来那发光体下边是个类似大鬣蜥的东西,那发光体就在这怪物的头顶上,看这高度估计这怪物体型不小,至少站立起来能有两米。看不清的大脚走在地上发出噼啪的响声。
鬣蜥水怪嘴里咬着一条蛇,此刻正把那蛇往陆上拖。随着怪物脚步声越走越近,韩冰可以看的越来越清楚,那条大蛇似乎尾部被水怪咬着,身体大部分还在水里挣扎。韩冰手握铜剑,躲在相对阴暗的沙滩平台深处,严阵以待。
这时,就看暗河水花飞溅,借着水怪头上光照,可以看出来一个椭圆的身影从水里冲出来,然后就见两盏黄色的灯突然出现在岸边,紧接着那两盏灯就猛地砸向水怪。韩冰一下子明白过来,这是两只水怪在搏杀,先出水的鬣蜥水怪暂时占据了上风,那有着两盏灯的水怪被咬住尾巴,正努力回身反击。
两只怪物离得近了,借着光亮可以看出来,后出水的水怪是一只直径近两米的大鼋,有着一米长的粗壮尾巴,此时正被鬣蜥水怪要在嘴里。那大鼋脖颈也有一米多长,相对于庞大的身躯就显得短了,而且转动明显不如鬣蜥水怪灵活,那两盏灯就是大鼋的眼睛,看它不断扑向对手,却总是落空,就知道这家伙在陆上恐怕不是鬣蜥水怪的对手。
婚不勝防:獸性總裁別亂來 秀兒
那鬣蜥水怪紧紧咬住大鼋尾巴,一边躲避大鼋的反击,一边不断向沙地深处运动。大鼋已经全身脱离水面,被迫跟着渐渐走到沙滩平台上。似乎放弃了抵抗,任由鬣蜥水怪拖着越走越远。
亡灵法师在末世 小说
暗处的韩冰小心地观察这对奇怪的组合,对于鬣蜥他在越前电视上没少看到,这东西很是粗野,牙尖皮厚,跟鳄鱼一样,对于猎物都是撕扯然后直接硬吞,不知道这个鬣蜥远祖是不是同样的胃口。相反,对于大鼋,他倒是心理抱着一点善意,无他,就是西游记看多了。里边唐僧师徒可是托大鼋的福才过得通天河,结果答应大鼋的事没给办,回来时候被大鼋扔到河里,经书都湿透了。再说印象里,乌龟王八一类的水生动物性格都比较温顺,不调皮不捣蛋,一直都是人类欺负的对象,所以韩冰在看明白打斗双方境遇之后,心里已经暗暗地站在大鼋一边,想着要帮大鼋干掉那讨厌的鬣蜥水怪。同情弱者也是人类的美德之一。
(C93) むっつり乳上あまあま交尾 (Fate Grand Order)
想好之后,韩冰慢慢向不断移动过来的鬣蜥水怪靠近,那家伙正沉迷于即将得来胜利,想着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大快朵颐,根本没想到危险的临近。此刻它背对着韩冰,拖着放弃抵抗的大鼋一步步向后退着。那大鼋把自己的大脑袋放在宽大的背上,两个大灯一样的眼睛无助地看着鬣蜥水怪。
皇弟,莫提刀
韩冰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,恰好就在鬣蜥水怪后退的路线旁边,他打算在水怪身子过去后,一剑剁在它伸长的脖子上,即便不能砍断,也能给它造成重伤。只要它放开咬着的大鼋尾巴,那大鼋就有机会反攻,相信凭着自己这把宝剑和大鼋的力道,干掉鬣蜥水怪应该有很大几率。
那鬣蜥水怪边后退,边不断甩着头,一步步走到韩冰旁边。它看不到韩冰,可是被拖着的大鼋可是借着鬣蜥头上光亮看到逐渐显现出来的韩冰。大鼋一下子惊愕起来,它不清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“怪物”是哪一伙的,于是抬起头,睁睁的望着韩冰。
准鬣蜥水怪脖子已经近在眼前,备妥当的韩冰管不了那么多,瞅准机会,突然从旁边跳起,奋力舞动长剑,借着重力、腰力、臂力,狠狠地砍上水怪脖子。按说使用长剑该以刺杀为主,可是此时此刻刺杀造成的伤害对于水怪来说,不过就是藓疥之疾。除非能一剑刺心,这对韩冰来说实在有难度,且不说水怪心在哪都不清楚,就是怪物那身高也不是他想刺就能刺得到的。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,好在青铜剑打磨十分锋利,砍杀的伤害也不会小,主要是可以撕开大口子,只要让这怪物大量流血就行了,失去血液的怪物下场最好的就是一具标本。
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小說
这一击正砍在水怪头颅下方的脖颈处,锋利的宝剑在那划出一道长长的裂口,腥臭的血从伤口处一下子喷出来,就像下了一场雨,喷得韩冰满头满身。
那怪兽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,松开了一直咬着的大鼋尾巴,疼痛地摇头晃脑,身体也不断乱转,掀起阵阵沙土。韩冰一击命中,赶紧退到一边黑暗之中,积攒力气,准备下一次冲锋。
那大鼋见自己得到解脱,又见那小“怪物”原来是帮着自己“打怪”的,一时间也来了精神,迅速转身,张开大嘴就向鬣蜥水怪咬过去,它这是要报仇雪恨!可是那水怪虽然遭受重创,身手依然比大鼋灵活,不断躲避着大鼋咬向自己脖子的大嘴。情急之下,大鼋合身扑上,利用身体优势,直接一个泰山压顶,将水怪压到身下。那鬣蜥水怪也真是不简单,虽然被压住,依然灵活摆动脖子,并趁机咬住大鼋后脖颈,让大鼋再也无法给它造成伤害。
见这俩怪物纠缠在一起,打得难解难分,韩冰再次冲上前,这次不能再对着水怪脖子下手,那样很容易误伤大鼋。韩冰灵机一动,挥动长剑,对着水怪那闪亮的头顶砍了过去。虽然不知道这发光的东西是什么,但既然是长在它头上,就该是这怪物身体一部分,而且是很重要的部分。就如同深海里的发光鱼类一样,在这黑暗的地下世界,能发光才是它们种族生存下来的重要原因。
那水怪被大鼋压着,嘴里还咬着大鼋脖子,它的脖子就没法自如转动躲闪,而且刚好把头顶的发光体暴露出来。那光体好像一个肉瘤,凸出地长在水怪头顶正中,韩冰猛力一挥,“噗”地一声,宝剑顺利将拳头大小的光球斩落,随着光球落地,那水怪好像突然失去浑身力气,张开紧咬着大鼋脖子的嘴,脖子无力的耷拉在地上,颈下的伤口在大鼋挤压之下,一股股喷出鲜血,眼看着血流越来越少,那水怪已经无力回天了。
斩下光球的韩冰再次远远离开战场,他可不想在胜利到来之时受到垂死挣扎的水怪的意外伤害。韩冰没有管落在地上依然发着黄色光的光球,这两次暴击都是发挥了全部力道的全力一击,现在看到水怪已经无力挣扎,他自己才有种虚脱感觉,坐在地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,虽然空气中弥漫着水怪腥臭血的味道,那也顾不得了。
没一会儿,被压住的水怪已经不再挣扎,那大鼋也意识到那差点要了自己命都对手完蛋了,于是转动大脑袋,四处看了一下,然后爬到那光球旁边,低头叼起光球,慢慢爬到韩冰面前,一张嘴,把光球落在韩冰身边。
韩冰想这应该是一种友好的表示,于是伸手拾起那光球,看了看,又抬头跟大鼋那两盏灯对视片刻,站起身,走近大鼋,并伸手抚摸大鼋的头和脖子。那大鼋没有任何反对的表示,相反还低下头,让韩冰更方便抚摸。得嘞,这就说明这俩互相眼中的“怪物”成了朋友了!
看到大鼋脖子被水怪咬伤处还在不断渗出血液,韩冰四下看看,也没什么能用的东西,只好撕下身上麻布内衣,给这新认识的生死弟兄擦拭伤口。带着大鼋走回水边,用河水洗刷伤口,然后包扎上。这使得韩冰把整件内衣都撕成了布条,才完成了包扎,这位仁兄的脖子可比他自己的脖子粗多了。
有了个可以信任的伙伴,韩冰心里安稳了不少。让大鼋在水边休息,他自己借着光球的照亮,向平台深处走去。他想看看有没有可以引火之物,毕竟这里是地下,温度还是很低,没有火的温暖,他恐怕坚持不了多久。
这个平台边上是峭立的石壁,有几个两三米高的洞口,韩冰托着光球进洞搜索,除了苔藓,这里没有任何植物。收集了一大堆苔藓,刚刚往回返,就听到外边有动静,赶紧把光球背到身后,悄悄出来观察,这才发现是自己手下找过来了。
那哥仨听完韩冰的叙述,无不惊诧于韩冰的际遇,对韩天王的敬仰真如滔滔暗河之水,连绵不绝。相互吹捧完毕,韩冰让他们三人把身上带来的东西都拿出来,除了已经湿透了的火把,那哥仨腰包都还在,里边有不少肉干豆子等食物,引火的火种被放在小陶罐里,还能用,可惜没有柴火,那些采集来的苔藓还得晾晒一阵子。
四个人没有干等着,在韩冰带领下,继续沿着峭壁寻找,希望能够找到木材,或者找到离开这里的山洞。几个山洞都请查了一番,里边除了苔藓真没什么可用的,钟乳石倒是不少。山洞不太深,走出大概一公里就到了尽头,也发现几个岔路,都是很小的溶洞,向外滴淌着淡水。
走出洞外,继续摸索一圈,真的没什么收获,气得吴地虎一脚踹在洞壁上,大骂什么破地方。然而正是这一脚,却让他们柳暗花明,韩冰也因此得到意外惊喜。